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法官之声
 
新闻中心
 
法院动态
法官之声
以案说法
图片新闻
新闻发布会
法院开放日
  网站搜索  
法官之声
   
一次“破例”换来的几度哽咽
发布日期: 2018-06-21 访问次数: 信息来源: 宁波市海曙法院 字号:[ ]



一次小小的“破例”,让一个8岁小女孩来到了以她为原告的抚养费纠纷的调解现场,却让我几度含泪……

 

一个调解前的来电

 

日程表里,6月8日上午9点是一起抚养费案件的证据交换。案情并不复杂:原告小玲起诉被告何芸追讨抚养费。小玲的父亲张亮与何芸于十年前相识相爱,当时何芸才17岁,后来双方同居生活,并于2010年生下小玲。2011年张亮因盗窃被判刑,何芸觉得感情被骗,于2012年在她娘家人的帮助下逃回宁波。之后的日子里,小玲一直由父亲张亮和爷爷奶奶抚养,何芸从没探望过小玲,也没支付过任何抚养费,现在小玲诉至法院要求何芸支付6年来拖欠的及之后的抚养费。

8:30,我正在准备案件的材料,就接到了导诉台打来的电话:张亮带着小玲来了法院,想要带小玲进法庭里参加调解,是否允许(按规定未成年人未经允许不得进入法庭)?

跟张亮沟通后,才知张亮从外地过来,因为他怕没有人帮他带孩子,只能随时把小玲带在身边。了解了这些情况,又考虑到本案当天不是正式开庭,想着为了便于照看就让小玲一起进法庭了。

 

 

“我没有妈妈”

 

虽然小玲只有8岁,但她在法庭上挺乖巧。为了照顾小女孩的情绪,我对她说:“你可以选择坐在这边(原告席),也可以坐在下面(旁听席)。”小玲选择了坐在爸爸身边。

开始调解后,我一直向张亮、何芸强调不要当着孩子的面为过去的事情争吵,但还是未能压制住双方的怒火。何芸一再强调不是不愿意支付抚养费,而是因为张亮有盗窃、赌博恶习,担心抚养费花不到女儿身上,并且坚持争夺小玲的抚养权,表示若由何芸抚养小玲,不要求张亮支付抚养费。张亮听后很气愤,坚决不同意将一手养大的女儿交给何芸抚养,调解一度陷入僵局。

张亮气愤地说:“女儿在学校说自己没有妈妈,不信你们问,看她怎么回答!”

这时,我打断了他们的互相抱怨,看向小玲……

只听小玲面无表情地回答:“我没有妈妈。”

我轻轻地问:“每个人都有妈妈的,你为什么这么说?”

小玲哭着说:“因为我妈妈从来没有看过我。我都不知道我妈妈长什么样子。”

我指指何芸,“她就是你妈妈。虽然你妈妈因为与你爸爸之间出了点问题,没有去看你,但是妈妈还是爱你的。否则她刚才不会要跟爸爸争夺你的抚养权。”

一边说着,一边看着小姑娘泪眼朦胧、满是委屈与渴望的脸,我也哽咽了……

 

 

 

 

“你愿意喊一声妈妈吗?”

 

案件顺利调解,何芸承诺之后每月支付一定数额的抚养费。

我悄悄问小玲,“你愿意喊她一声妈妈吗?”

张亮听见了,也对小玲说:“叫妈妈吧!”

小玲轻轻叫了一声“妈妈”。何芸终于没忍住憋了一上午的泪水,泣不成声。小玲跑过去紧紧抱住了何芸,久久不愿意松手。

我想这是小玲有记忆以来,对妈妈的第一印象,也是第一次感受母亲的怀抱,希望会是她以后脑海里美好的回忆。

 

     签好调解笔录后,小玲离开了法庭。何芸紧追了出去,想要把随身佩戴的项链送给小玲,张亮拒绝了。何芸一脸失落。

送走何芸时,我建议她以后六一或者小玲生日时可以在网上买几件衣服、几本书籍或几样玩具给小玲邮寄过去,让她感受到一丝母爱,也是弥补这几年母亲角色的缺位。何芸点点头,不知道她是否会履行承诺,但至少一个8岁的小女孩在有记忆以来第一次见到了妈妈,第一次感受到了一丝母爱。

      

       作者:张姝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