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司法统计>>法院调研
 
司法统计
 
法院工作报告
法院调研
统计数据
审判白皮书
涉案款物信息公开
司法建议书
  网站搜索  
法院调研
   
防范打击虚假诉讼的现实困境及破解之道
发布日期: 2019-09-04 访问次数: 字号:[ ]



防范打击虚假诉讼的现实困境及破解之道

                   王惠珍 董际峰 刘晶

近年来,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诉讼案件数量也不断提升,但同时由于诚信机制的缺失等原因,当事人为牟取不正当利益,通过虚假陈述、制造虚假证据等方式进行虚假诉讼的现象也屡禁不止。目前,虚假诉讼案件经审查被发现的数量仍然较少,笔者所在法院2016 年发现虚假诉讼案件3 件,2017 年发现3 件,2018 年发现4 件。另根据宁波市海曙区公安分局望春派出所反映,之前极少有向其反映虚假诉讼的案件,但2018 年至今已收到以虚假诉讼为由报案的案件十余件,由于虚假诉讼罪和普通虚假陈述存在很大差异,经审查甄别,目前立案审查案件3 件。虚假诉讼扰乱诉讼秩序,严重地损害法律权威和司法尊严,如何防范打击虚假诉讼,已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一、虚假诉讼案件的特征

当前,虚假诉讼案件呈现出隐蔽性更强、排查更为困难等特点,无论是“单方欺诈”型还是“双方串通”型的虚假诉讼,均体现出虚假诉讼人证据意识强、反审查能力强等新的特征。

(一)两种虚假诉讼共同的特征

1.虚假诉讼人多具有较强的证据意识和反审查能力,为支持其捏造的事实,其会熟练采用制造银行流水及其他证据材料的手段,在案件中举证充分,陈述符合逻辑,很难发现其漏洞所在,具有较强所借、是否已经归还都说不清楚,给法院查明事实带来困难。

(三)“双方串通”型的虚假诉讼特征

1.恶意利用证据规则中的自认规则,引诱法院错误采纳被告的自认陈述,从而对案件进行调解。特别是民间借贷等案由,因为大量民间借贷纠纷中被告均是自认借款,仅根据被告自认这一特征无法进行甄别。

2.虚假诉讼当事人学习法律或背后有法律从业者出谋划策,为进行虚假诉讼提供法律帮助。虚假诉讼当事人在案件审理过程中充分运用律师、公证等法律资源,一方面通过多手转让等隐藏其真实目的,另一方面利用公证增强证据证明力,让法院在形式审查时难以发现案件疑点。

二、虚假诉讼案件中的司法困境

(一)证据制度的困境

1. 我国民事程序法采纳对事实的自认制度,一方当事人在法庭审理中,或者在起诉状、答辩状、代理词等书面材料中,对于己不利的事实明确表示承认的,另一方当事人无需举证证明,因此自认制度为当事人串通提起的虚假诉讼提供了方便。虽然我国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对于涉及身份关系、国家利益、社会公共利益等应当由人民法院依职权调查的事实,不适用前款自认的规定,但该条文的明确性、适用性不够明确。例如,可能损害案外人利益是否属于兜底的范畴,是需要有初步证据证明涉及案外人利益方可调查,还是仅仅提出合理怀疑即可调查,还缺乏具体细则予以明确。

2. 由于我国民事诉讼强调当事人主义,希望法官站在中立的角度,因而限制了法官依职权进行取证。通常情况下,人民法院调查收集证据,应当依照当事人的申请进行,另法院取证也受到多种限制,例如法院无权调取微信登记情况、电话通话记录等内容。虚假诉讼中,被害人往往举证意识和举证能力相对薄弱,面对虚假诉讼人制造的证据网,不但不能主动提出调查取证申请,甚至可能在法官释明后仍不能提供调查取证线索,由于法官缺乏取证的主动性和足够的权限,也难以深入了解诉讼背后的“真相”。

(二)案多人少、繁简分流、绩效考核对虚假诉讼的影响

1.案多人少是现在基层法院的普遍现状,基层法院法官人均办案量居高不下。但目前债务人、被执行人为规避债务,又存在滥用虚假诉讼申诉的情况。部分案件是因事实认定存在争议,部分案件是存在部分砍头息的普通高利贷案件,但大量债务人为逃避债务或者拖延时间而向法院主张该案件属于虚假诉讼。法院收到抗辩后必须予以调查或移

送公安机关,但往往最后经查又不属于虚假诉讼,导致审查虚假诉讼案件的时间减少,办案效率降低。

2.繁简分流模式下,对“双方串通”型虚假诉讼审查能力减弱。面对员额制改革,为缓解案多人少矛盾,许多法院选择采用繁简分流模式,由员额法官中经验丰富的办案骨干优先化解疑难复杂案件,而简单的案件则由办案经验和社会经验不足的青年法官、助理法官通过调解、速裁等方式快速化解,部分法院对双方同意调解的案件通过人民调解员直接在诉前调解。这虽然能提高办案效率,缩短办案周期,但是无形中也使得“双方串通”型的虚假诉讼当事人制造虚假诉讼的成本更低。

3.目前,虚假诉讼在公安部门、检察部门、法院均未列入考核,导致公、检、法对虚假诉讼案件的办案积极性不强。近两年,各级公、检、法部门黑除恶、套路贷、拒执等重点工作压力较大,考核也较严

格,而虚假诉讼案件的办理未列入考核指标。且同一法院的虚假诉讼案件多半积压于法院所在地的一个基层派出所,基层派出所办理虚假诉讼案件的积极主动性不足。法官有时也会考虑到审限等考核尽快结案,对查出虚假诉讼的案件劝原告撤诉了事,往往不进行严格审查。

(三)调查权限的限制对虚假诉讼的影响

1.我国城镇化过程中人户分离情况严重。目前,法院仅能查询当事人的户籍地址,但根据户籍地送达效果很不理想。主要问题在于:一是大量农村户籍人口在外打工,向户籍地寄送副本传票签收率低;二是我国城市建设改造、农村建设改造速度较快,而当事人在拆迁改造后重新登记户籍的积极主动性不大,常常遇到户籍地址实际已被拆迁或改造但当事人一直未更新户籍登记的情况。而法院调查权限中目前尚缺乏快速有效调取暂住地信息、有效联系电话的方式,只能依据个案到户籍地所在派出所进行调查,效率低,工作量大。

2.关联案件调查渠道不畅。目前各法院包括法

院各庭室的案件信息沟通机制尚不健全。实践中,虚假诉讼通常不是一个孤立的案件,例如,当事人往往同时陷入其他纠纷,或者虚假诉讼的标的其实也是其他案件的标的。因此全面掌握当事人和案件标的的诉讼记录,有助于识别虚假诉讼案件。有些虚假诉讼行为人利用各地法院之间、法院不同审判庭之间案件信息不通畅的缺陷隐匿诉讼记录,通过约定管辖或改变案由等方式制造不同管辖法院、管辖部门,恶意提起虚假诉讼,例如利用出借人空白的借条在不同法院一案两诉。而法院间类案查询信息不全、证据调取仍需亲自前往法院手动复印,对虚假诉讼的识别带来一定困难。

3.银行流水调查效率低。恶意制造流水并在制造流水后将款现金取回、通过其他账户转回是财产类虚假诉讼最主要的伪造证据方式。为查明该类型虚假诉讼案件,最主要且有效的手段就是排查虚假诉讼人近期一切银行流水,并对有大额资金来往的银行账户进行跟踪排查,该类调查工作量极大。但现实中银行流水调查效率很低,往往仅仅前往一个开户行查询一个账户的流水加上来回路程就要数个小时。如虚假诉讼人反审查能力强,进行多次转手,靠法官主动调查银行流水识别虚假诉讼几无可能。

三、虚假诉讼困局破解之途

(一)对涉虚假诉讼案件办案模式形成制度

1.针对虚假诉讼案件,要充分利用法律共同体的分工协作,形成律师、公证、公安、检察、法院五家联动,层层把关的排查模式。一是由律协牵头,让律师对收到的起诉案件初步排查,涉嫌虚假诉讼的主动向当事人释法明理,而非出谋划策助纣为虐。二是公证机关对公证要加强实质审核,不应只要双方同意而不核实其他就出公证书。三是公、检、法要共同重视,形成合力,对虚假诉讼案件应打击未打击、应排查未排查的,在业绩考核中应当予以体现,形成有效驱动力。

2.法院在繁简分流时,应当进行初筛,对虚假诉讼高发的案由予以重视,对存在夫妻共同债务的离婚纠纷、民间借贷纠纷、房屋租赁纠纷等虚假诉讼高发的案件不宜由人民调解员等社会力量参与调解;对于双方为近亲属关系且被告有多起案件或为失信被执行人的、被告对借贷是否存在有激烈抗辩的案件,不宜在简案中心进行处理。

3.法院在审理时应当做到“五个必须”。一是如被告到庭诉讼并提出存在虚假诉讼,且原告为代理人到场无法回答被告质询的,必须传唤原告本人到场与被告对面质证。二是针对被告所提出的质疑,必须做好调查取证,并提交专业法官会议讨论。三是如被告按照原告提供的地址无法送达的,必须穷尽送达手段进行送达。四是如被告下落不明实在无法送达只能公告送达的,必须对资金流水往来进行充分调查后方能下判。五是针对原告和被告快速达成调解且存在可疑的情况,必须督促当事人作出诚信承诺,并对涉案资金流向进行主动调查。

(二)针对虚假诉讼的调查取证开启绿色通道

1.关于当事人户籍、暂住地的核查开通网上渠道。目前,公安系统中有当事人暂住地、手机号码、同住家庭成员手机号码登记;社保系统有当事人工作单位、工作单位申报的手机号码登记;支付宝系统有当事人网上购物送达地登记。如能通过远程网络形式进行调查,而不是每一次调查均要到现场,可以大幅度提高办案效率。

2.在法院普遍建立电子卷宗的大背景之下,跨法院共享案件档案仅仅是一个权限问题而不存在技术问题。对虚假诉讼者利用各地法院之间案件信息不通畅的缺陷而隐匿诉讼记录,通过约定管辖或改变案由等方式制造不同管辖法院、管辖部门,恶意提起虚假诉讼的,应在各法院之间建立类案查询、类案信息共享、类案警示等机制。

(三)在涉嫌双方串通的虚假诉讼案件审理中引入相对方

法院在审理中,如被告属已生效案件的被执行人或在审理的案件的被告,且原、被告关系亲密,法院有理由怀疑可能构成虚假诉讼损害相对方利益的,可以通知其他债权人,询问对该笔债务的意见或能否提供相应线索。如相对方对该笔债权有异议并能提出相应证据或证据线索的,可尝试将其追加为无独立请求权的第三人参加诉讼,享有诉讼权利,协助法院在案件审理中查明事实,也对虚假诉讼人形成相应压力。

(四)通过加大打击力度提高犯罪成本并宣传力度

1.对法院已查明确属虚假诉讼的当事人,应当依法予以重惩。对于全案虚假、“无中生有”的,应当移送公安予以侦查,构成刑事犯罪的应追究其刑事责任;对于尚不构成刑事犯罪的,也应当充分利用司法惩戒手段,对其进行罚款、司法拘留等。

2.对协助虚假诉讼者制造证据、出谋划策的法律从业人员也应予以打击。经查实在明知或能高度怀疑为虚假诉讼的情况下仍协助虚假诉讼者进行诉讼的律师、法律工作者,法院应向司法局出具司法建议书,对其进行行政处罚,在律师业内形成良好风气。

3.对查实的虚假诉讼案件,法院应当加大宣传力度,把握舆论导向,拓宽宣传途径,在全社会营造一个“虚假诉讼非但无法获利反而必被严惩”的舆论氛围,打消虚假诉讼者的侥幸心理,从源头上减少虚假诉讼者的投机心态。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